商界特稿:德州扑克商业牌局(三)

这一消息传出后立即在国内德扑圈引起轰动。联众世界一举奠定了“顶级德扑比赛主办方”这一显赫的圈内地位。

但是,举办线下比赛绝非易事。从获得WPT举办权到比赛开赛,仅有短短3个月时间。在这期间,伍国梁不但要面对寻找酒店场地、邀请明星选手、筹备比赛物料等大量细节工作,还要为比赛寻找赞助商。

事实上,举办比赛最大的盈利点正是来自于赞助商。伍国梁为此四处奔走,但结果令他有些郁闷。由于初次举办世界级比赛,联众经验欠缺,加上不少潜在赞助商对德扑了解甚少,不敢贸然合作。

2012年12月,在几乎没有赞助的情况下,联众举办的第一届WPT中国赛,在三亚美高梅酒店开幕。尽管这届赛事最终让联众亏了200多万元,但500多人参赛的规模却达到了伍国梁的预想:“我们初步计划就是赔本赚吆喝,值!”

这的确是一次值得的亏损。一年之后,联众在三亚举办第二届WPT中国赛,并请来了邱芳全、汪峰和王小山等明星牌手坐镇。结果,3000多名选手挤爆了酒店里的比赛场地,其中甚至还有不少来自日本、韩国和新加坡的选手。

火爆的赛事一共耗费了两吨从北京运来的物料。不过,伍国梁非常激动,四天比赛时间,他有意安排了近20场商务谈判,“火爆场面就是最好的筹码。”最令他兴奋的是,红牛、中粮、南航和凡客诚品等20多家赞助商的赞助,让联众不但收回了这届比赛的成本,还填平了上届比赛的亏损。这一注,联众似乎押对了。

两种玩法

就在联众举办的第二届WPT中国赛结束后第四天,2013年11月12日,博雅互动赴港上市,募集资金9亿元人民币,成为中国棋牌游戏类第一股。

对于联众世界在线下赛事的风生水起,一跃成为亿万富翁的张伟,并不为之所动:“每个公司的基因不一样。博雅做德扑,用的是互联网思维。”

其实,2013年11月,博雅也曾尝试过在湖北武汉举办小范围的德扑比赛。从网上发布线下比赛召集令,到订场地、组织联络选手、画联络图,忙了一通下来,真正赶来参赛的网友却很少。博雅投入的50万元活动经费,最终也血本无归。

张伟发现,线下比赛成本太高,转化率太低,且对线上业务促进作用不大。这让他一度认定,与其花钱举办比赛,还不如买奖品派送给线上玩家。“德扑比赛真正参与的人数只有几千人。有多大效应?如果能搞个电视直播,还比较牛”。在国外,德扑赛事的转播已经非常专业化,包括给出每手牌的胜利概率,以及清晰地捕捉到选手放弃掉的牌。但这在国内,目前几乎不可能。

坚持主攻线上的博雅,早在2011年就推出了德州扑克的手机版和平板电脑版,正式从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。“我们当时觉得,棋牌游戏不需要太复杂画面,可以随时随地想玩就玩,不玩就不玩,很适合在手机上呈现。”一年后的2012年,博雅的手机游戏业务每月收入超过50万美元,在iOS系统的收入排名中名列前十。

至2013年上市之时,博雅互动已经拥有近3.5亿名注册玩家,年盈利6亿元,其中德扑业务占到九成,而手游板块占到三成。

张伟率领博雅互动在线上一路狂奔。然而,刚刚凭借线下赛事,再度回归公众视野的联众世界,真就陷入了“线下活动难以吸引更多玩家”的困境了吗?伍国梁找到了一种从线下打通线上的办法。

火爆的WPT中国赛,已经成为国内德扑爱好者们一年一度的节日,这让伍国梁终于等来了线上推广的绝佳机会。联众随即举办了一系列诸如比赛直通车、游戏直通车和每日挑战赛等线上选拔活动,让普通德扑玩家可以通过线上晋级比赛,获得前往三亚的门票,与明星选手们一较高下。

为了让比赛更具噱头,伍国梁还祭出了“美女牌”,开设了“扑克世界小姐征选”的活动,以“玩德州、选美女”为口号举办线上选美大赛,选拔喜欢玩德扑的美女作为大赛的“扑克小姐”。这吸引了大量男性德扑玩家的眼球。

这一套组合拳,使2013年的WPT中国赛,吸引了100多万人次登陆联众世界,参与选拔比赛和选美大赛。而在这届赛事结束之后,伍国梁又乘势在线上推出了一套大师评分体系。玩家们如果赢得了相应级别的大师分,就可以免费参加在海外举行的WPT比赛。“这将成为黏住客户的有效手段。”

2013年12月,联众在韩国济州岛举办了“联众扑克世界年度大师争霸赛”,第一次把线下赛事搬到了国外。而此时的博雅,已经在泰国设立了分公司,并实现了突破亿元的年收入——德州扑克让联众和博雅咸鱼翻身,但最终的那一张底牌仍未亮出。线上还是线下,两种玩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?正如德扑游戏本身一般,只要不弃牌离去,就永远都有赢的可能。

编 辑 曹一方 gemini_cyf@126.com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836qp.com/a/ganhuo/1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