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WPT冠军陈昊:德州扑克也是桌游,每个人都是

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,先跟大家打个招呼吧。

Hello各位联众扑克世界的小伙伴们大家好,我是昊昊。

我早些时候看过一篇14年你澳门百万元大赛夺冠后的采访,对里面提及的“桌游小子变身德州冠军”这件事充满好奇,听说在打扑克德州之前,你曾评价自己是个玩世不恭的小子,爱玩机车、开过手机店、还开过桌游店,三国杀也是玩的小有名气。这些是不是都为你转型德州打下了很好的基础?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些经历吗?

大学毕业后就在一家事业单位里工作了。一年不到就觉得朝九晚五不是我要的生活,于是就开了手机店,又有了之后的桌游店。不可否认桌游真的对我的扑克生涯有着很大的帮助,我觉得德州扑克也是桌游的一种,心理的博弈、人性的对抗、再加上数学以及思维层级,这些都是共同之处,当初的桌游店让我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,这些对我的扑克都有很大帮助。

2016WPT冠军陈昊:德州扑克也是桌游,每个人都是

14年陈昊夺冠媒体采访

你的朋友们为什么都叫你“昊昊大王”呢?你在生活中肯定是个非常有趣的朋友吧。

其实这个名字是自己取的哈哈,可能从小争强好胜吧,小时候觉得自己要做大王,长大了觉得这个名字可爱中不失一点霸气,就用啦哈哈哈。

14年百万元大赛夺冠的时候,你曾表示要用这笔奖金去把雪球滚起来,16年你WPT中国赛夺冠,这笔奖金又制定了怎样的计划?

相对两年前的自己,我觉得自己更为成熟了,我觉得资金管理是每个扑克玩家的必修课,就目前来说,这比奖金更多的用途是用来回报我的家人吧。

WPT是你梦开始的地方,连续参赛第五年,你终于圆梦,给自己一个交代。还记得当时夺冠的心情吗?我记得你在整个比赛期间都比较淡定,进入单挑的时候不会因为这个梦寐以求冠军而产生心理波动吗?

小编做了很多功课啊,的确,整个比赛,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于淡定,夺冠完当天我自己回到酒店照旧点了外卖然后在房间玩游戏(虽然加了一个菜),可能是这几年见证了太多的冠军和成败,觉得用平常心对待是最好的了,老天也挺眷顾我,整场比赛也算顺利,没有给我心里波动的时间哈哈哈。

现在如何定位自己?职业牌手 or 半职业牌手?

我一直说我是一个娱乐玩家,这点应该一辈子都不会改变。

这些年的比赛经验带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要说收获,应该是这些年因为扑克结识的朋友们吧,不管牌桌上还是牌桌下,我觉得朋友是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作为一位连续参加了6年WPT赛事的选手,见证了WPT每年的变化和发展,那在您眼里的WPT是什么样子的?

WPT做为中国第一个引进的国际大赛,的确一年比一年好了,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连续六年不缺席的原因。

我很支持国内引进国际成熟赛事,这对推动中国扑克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,wpt每年的赛制结构,工作人员都一年比一年好,这对参赛选手来说都是一种享受。

2016WPT冠军陈昊:德州扑克也是桌游,每个人都是

陈昊近期电视剧拍摄照

在最近的WPT世巡赛北京站的现场,我们也看到了你的身影,这次你不光在德州的赛场上还在出现在了菠萝扑克的赛场上,我们都知道您在奥马哈有很高的造诣,那菠萝扑克呢?你觉得这三种有哪些共同点,或者说相互有什么影响?

之所以说WPT赛事成熟,可能他的多元性是很重要一部分,不管是奥马哈、大菠萝、猎人赛、还是团队赛,都是一个国际赛事所必备的。如果说共同点的话,可能对出路(也就是outs)要十分敏感,还有就是要学会能进能退,就德州扑克和奥马哈来说,不能用命去博,就大菠萝来说,不能老是傻冲范特西呀哈哈。

你觉得年轻时候的自己属于比较叛逆的性格吗?转型德州以后对你的生活、性格带来最大的影响是什么?

谁都有叛逆期,德州扑克挺磨练意志和性格的,这几年也把我磨得有些圆滑了,刚打扑克时特别高调,谁都不服,这几年下来,脾气性格都有收敛,也更能看到别人的优点了,这对我对扑克的理解也有很大的帮助。

技巧、资金管理、运气、演技,在你打牌中各自的占比是多少?

我觉得资金管理是你在上桌前就该做好的准备工作,所以在打牌中,技巧和运气各占四成吧,演技应该有两成。

看到过你很多次表态希望中国牌手能在国际扑克的舞台绽放光芒。以后会考虑把重心慢慢移到国外赛事吗?

已经有很多选手在国际舞台上发光了,我想这是每个国人的愿望,做为一个娱乐玩家我也希望可以到处走走看看,国际舞台应该更容易激发斗志吧。

如果有朋友问你:我要成为一名职业牌手,你有什么建议给他?

态度决定一切。

这个态度在我理解比较广义,心态、性格、努力的程度都包括在内。

及时找到自己的缺点,特别是有些在扑克中致命的缺点,如果可以克服,那已经超过很多人了。

你最敬佩的牌手是谁?

和很多人一样,我敬佩的也是我的偶像是Daniel Negreanu,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836qp.com/a/jingyan/shoujidezhoupukeyouxi/2018/1230/209.html